唐北北

生贺图

其实一开始对安哥的喜欢并没有特别强烈,但是后来一点一点的接触,才发现,他真的超棒!他正直的世界观是我一直在追求的,他就像是上帝创造出的最完美的人一样!!可能因为太完美了,所以上帝把他连着异性缘的那扇窗阖上了😂😂

晓道长~

后面几张因为画完感觉画面太单调了,所以加的沙雕细节。。(´-ι_-`)

【在修学旅行的旅馆外带着taotao约会】(正经文,清纯不做作)

瑞金
『半次玩一玩抽出来的,脑子一抽就写了(•́ω•̀ ٥)』
#高中修学旅行
#瑞金双向暗恋
#纯爱『车是不会有的,不可能的,这辈子不可能的。』

正文开始————————————————————

金此刻内心慌乱无比,他发誓这辈子没遇到过如此尴尬且致命的事情。

此刻慌乱无比的金正捧着手机向紫堂幻哭诉“啊啊啊啊啊!!!怎么办怎么办啊!!这次我真的、完、蛋、啦!!!”

紫堂幻承受着来自电话那端的夺命连环吼,尽量安慰已经快要疯掉的金:“没事的,金。你好好和他解释,他一定会相信你的!你们是发小不是么,而且格瑞那么在乎你。。。”

“怎么可能!!格瑞他又不是傻子,我说我也不知道这东西从哪儿来的反正就是莫名其妙突然在我口袋里就出现了hhhh。。鬼!才!信!说出来我自己都怀疑的好八!!”

“emmm可是除了这样解释也没有别的办法了呀。你还是尽快和格瑞说吧,都躲了他一下午了,万一拖久了误会更大了呢?。。。哎,先不说了。我已经在回来的路上了,马上就到,到时候在帮你好好想想办法吧。”紫堂那边好像有什么事,匆匆挂掉了电话。

手机里传来的嘟嘟声无情的撞击着金的耳膜。

“。。。。”

“啊啊啊!!好烦啊!!!——”

凄惨的喊声穿过树林惊得一只正在安心打毛线『误—』的鸟儿险些从窝儿里掉下来。

事情的经过其实是这样的——

这个周学校里组织修学旅行,大家一起去临市的一个旅游度假村玩儿。因为巴士是按照班级来坐人的,所以不同班的格瑞和金就只好 连理分枝。。呸—暂时分开了╮( •́ω•̀ )╭

当要上车时那场面,啧啧。我们可爱的金小天使可谓泪眼汪汪,三步一回头还要叫人踹一脚才肯走上车『没有没有,怎么敢呢?谁敢踹小天使我第一个不同意Σ(`艸´;)!!』真是我见犹怜啊。

但是事件的另一位主角格瑞保持住了他一贯高冷的作风,高冷的转过头,然后高冷的上了另一辆车,留下来一个高冷的背影,让人望而生畏。『格瑞:我凭本事单的身,你们凭什么嘲讽我。』

但是事情并没有这么单纯的结束———我们热衷于搞事情的凯莉大佬!终于在无数次助攻却无数次败在了这俩傻子的手里后,终于忍无可忍使出了她最后的杀手锏——

“俗话说得好,十句小情话不如来一发。这次咱来干点儿猛的。”凯莉小姐如是说。
『俺:我怎么没听说过这句俗话呢? 凯莉:本小姐说有就是有!嗯?( '-' )ノ)`-' ) 俺:对不起○| ̄|_』

于是刚吃完午饭,被凯佬催着出来遛弯儿的金,就刚好遇上了在宿舍楼下徘徊的格瑞。

而格瑞也十分惊奇。之前正巧听到有人议论说金因为发小对自己太冷漠,所以难过了好久。于是连饭都没顾得上吃就急匆匆的来到金的宿舍楼下,想着能不能碰上金,然后在(自认为直接实则婉转的不行的)解释一番。没想到居然真的遇到了,真是巧啊!
『人造缘分(¬_¬)』

咳咳,于是乎在宿舍楼下,无所事事的金和格瑞,在没有任何征兆的情况下开始愉快的一起散步。

而一向大大咧咧的金并没有注意到同伴的心不在焉,依旧吧啦吧啦的向格瑞倒豆子,说着昨天宿舍里发生的趣事儿。

“咳,金。”格瑞打断了金的长篇大论。

“嗯?怎么了,格瑞?”

“。。。”

格瑞发现对上了金那双buling buling发光的蓝色眼眸,自己心里本来打好的稿就说不出来了。他有些焦躁的握了握端正摆在裤线上的拳头。

“过来,有事和你说。”然后拽着金进了一旁被竹林掩着的小路。

“格瑞?怎么了啊。发生了什么?”

试着冷静下来的格瑞,依旧不敢看着金的眼睛。他撇开头,说:“没有不理你,也不是烦你。”

“咦?什么意思啊格瑞。”金一时有些懵。

格瑞把手攥拳放在唇边,掩饰着颊边泛起的粉红。

“就是你别不开心了,之前上巴士的时候我没有烦你的意思。。咳,你这样我挺喜欢的。。”一句话到了最后已经基本没声了,格瑞一向面无表情的脸上也烧起了火,连带着脖子和耳朵尖儿都有些烫。

金怔了一下,脸上也腾地冒起了红云,一双湛蓝湛蓝的眼睛瞪的滴流圆,里头bulingbuling的闪着光。(∗✧▽✧∗)

“格瑞!!真的吗?我我我,我超开心的!!”金激动的扑向格瑞。

但是已经撑到极限的格瑞并没有去接他,而是炫酷的向旁边一转,然后单手揪住金的卫衣帽子,防止他摔倒,并故作镇定的把他摆正。

这时正打算岔开话题企图继续保持高冷形象的格瑞突然发现金刚刚跳起来时从衣服口袋里掉了个东西出来,于是弯腰去捡。

金还沉浸在刚刚格瑞说喜欢自己的兴奋中无法自拔,转头却撞见格瑞突然阴沉起来的表情。

“格,格瑞?你怎么了,怎么这个表情啊。我刚刚掉了什么出来。。”

顺势往格瑞手里一撇,金顿时惊得说话都不顺当了。“这这这这。。我我我我。。”

在格瑞手里攥着的,是一个可以无情杀死男人亿万子孙的武器。正正方方的包装袋上印着三个字——社蕾期。

只听凯莉他们讲过这玩意儿却从来没碰过的金瞬间被一道惊雷劈得外焦里嫩。看着脸色逐渐在向煤老板发展的格瑞,一时慌乱了起来。

“嗝嗝嗝儿瑞。。我,我也不知道这个哪里来的。。。我我我。。”

“你身上的东西。”

你身上的东西,你怎么会不知道哪儿来的。

“我。。”一时不知道如何解释的金一咬牙,抢过了格瑞手上的东西,撒腿便跑,一溜烟儿就没影了。

…………

此时已经基本冷静下来的金,打算还是听紫堂的话,跟格瑞好好解释一下,至于怎么解释。。

“咕————”

一声来自体内的咆哮打断了金的思考。

“。。”

嗯,先吃点东西。金当机立断的决定。

然而刚刚把身子转过去,脚都还没有迈开的金,下一秒就转了回来,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飞奔起来。

反观金的身后,被发小躲了一下午,极其暴躁的格瑞,正以更快的速度迅速拉进两人的距离。

“啊啊,嗝嗝嗝儿瑞!!”

还没有想好怎么解释的金,拒绝面对这个眼冒红光的格瑞。还说个屁啊!会死好吧!!

但是格瑞怎么可能放过他,下一秒就揪住了金的帽子。“给我站好。”声音冷的可以掉出冰碴子,愠怒之外仿佛还带着些许不甘。

自知逃不了的金忐忑的转过身,不知何处安放的手纠结的捏紧衣角,又松开。

“格瑞。。”张开口但是话却堵在了喉咙里。

两人都没有说话,周围静悄悄的,时有布谷布谷的声音从林子深处传来,衬得此处愈加静谧。

金简直无地自容,脸蛋涨得通红,紧盯着自己的鞋尖儿,快要给烧出个窟窿了。

对面的人终于有了动作,掩饰性的咳了两声,然后长出了一口气。

“我。。明白的。”眼神里掠过丝丝疼痛又转瞬即逝。紧接着说:

“我早就应该想到的,毕竟你的这个性格,肯定很受欢迎吧。。从前是我没有注意,抱歉。我。。不反对你交女朋友。”

金一脸懵逼。

格瑞的表情非常认真,仿佛在嫁女儿一样。“但是,我希望你不要在现在做。。这种事。你还没有成年,你姐姐也一定希望你洁身自好。我其实不相信你会。。也许你是比较好奇这个。。。”

金终于听懂了一些,表情瞬间因羞怒而扭曲起来。

“格瑞!!”

“你太过分了!你怎么会觉得我是这样的!!这鬼东西我也不知道是哪儿来的,反正不是我的!!不是我的!爱信不信!”金感觉委屈,泪水被硬生生忍住,憋的眼眶通红。

第一次被发小发火的格瑞被金吼懵了,强作淡定的脸上有了裂纹,慌乱的不知如何安慰。看着金红彤彤的眼睛和几欲落下的泪,心脏仿佛给人闷了一棍,一缩一缩的疼。

“对不起,我。。”

“笨蛋格瑞!我没交女朋友!大笨蛋!!我真tm是个傻子,怎么会觉得你会开窍!大冰块!大芦荟!我喜欢你啊!!再也不要和你讲话啦!!!”

泪水终于抑制不住的流了出来,金也不忍着了。豁出去了,狼狈就狼狈吧,再不说就真的要被气死了。

但马上金就有点后悔了。

怎么办,说出来了,格瑞他。。要连朋友都做不成了么。。不要,我不要!喜欢他啊,想要待在他身边,他是不是喜欢我都无所谓啊。。只要能看着他,能靠近他,什么烦恼就都不见了。。可是,可是,你为什么不知道满足呢?

好想和他在繁星满天的夜里拥抱,想看他冲着我笑,只有我能看到。想趁他学习的时候偷偷亲他的脸颊,然后盯着他粉红的耳朵看。想给他准备情人节礼物,不止情人节,所有的节日,我们都一起过,不需要找借口。。。

可是,不会有啊。。这下是真的真的完了。

没有逃开,已经自我放弃的金僵在原地,衣角被抓起了褶子,豆大的泪珠啪塔啪塔的摔在衣服上,和着金的心一起滚进尘埃里。

一只微微发抖的手搭在金的胳膊上,金颤抖一下,被握住的皮肤感受着那人掌心滚烫的温度。

“金,你再说一遍。”格瑞嗓音喑哑却无法掩盖他的兴奋与不可置信。

“对不起格瑞,我。。有些冲动,刚刚说的,你能不能。。当做没听见。。”

“所以,是真的?”

“。。”

“朋友的喜欢?”

“不是的!不是。。”

金大脑混乱,想要解释却突然被拉进了一个怀抱里。

“?!!”

热气喷洒在金的耳畔,熟悉的声线带着坚定的语气撞进耳朵里。

“我也是。”

“我也。喜欢”

“不是朋友的,就是。。喜欢。”

“我,不太会说这个。你知道,我一向不擅长表达,对不起。不要哭,金,我会难过的。”

心脏隆隆的跳动着,金呼吸着来自格瑞清冽的体香,一时无法反应。

泪水停止了涌出,脸上留下了几道凌乱的泪痕。眼角还是红红的,眼睛湿漉漉的一瞬不瞬的盯着前方。

格瑞的手一下又一下的划过金的背脊,抚慰怀里啜泣的人儿。

许久,金的魂儿归位。

“。。格瑞”

顾不上自己沙哑的声音,金轻柔的推开了格瑞,轻的像是怕人没了一样。

“嗯。”

“格瑞。”

“我在。”

“格瑞!”

“嗯,金。”

“嗝儿瑞!”

   。。。

“嗯。”

格瑞看着金快要咧到耳朵根儿的嘴角,也抑制不住的愉悦了起来。

他轻轻捧住金的脸,思索了一下,便俯身吻上了泛红的眼角。

金就变成了金傻二

一动不动的,好像格瑞会吃了他一样。

“。。格瑞?”

“嗯,眼睛都红了。”正在亲吻自己眼睛的人突然直起身,露出了难得一见的笑容。

金的眼睛又亮了起来。

“格瑞!你笑了!嘿嘿,格瑞你笑起来真好看!我喜欢你!”

这次换做格瑞脸红了,他有些别扭的转过脸去,但是又马上转了回来,仿佛下了什么决心
一般:“我也喜。。”

“咔嚓—”

本来抱在一起的两人瞬间分开,格瑞面色不善的把金捞到身后,盯着声音传出的地方。

“。。呃,咳咳”

紫堂踉跄着从树后走出来。“嗨。。”

盯——

凯莉卷着头发从树后走出来。“咳,天气真好啊hh”

盯——

凯莉有些紧张“没,没了。”

盯——

安莉洁小心翼翼的把头从树后探出来“嗯,下午好?”

盯——

安莉洁回头确认了一下“嗯。。真没了。不骗你。”

格瑞收回了放在树干上的视线,转头瞪着凯莉“什么时候开始的。”

“呃。。什么什么时候?”

『格瑞眼刀×1』

“emmm好八,大芦荟那儿。。”

『格瑞眼刀×n』

“哎呀,没骗你,我又不可能成天盯着他,我可没那么闲。我们就是正巧路过,听见有动静才进来看看的。”

格瑞的眼神仿佛在警告凯莉“识相的赶紧走,不要打扰我们。”

凯莉一秒领悟“大侠告辞!就此别过!走走走,快走快走。。”

金呆滞的看着迅速远去的三人,隐约还能听见他们的对话

安“凯莉。。金不走么?刚刚在楼上看见金很生气呢,我们不是下来安慰他的么?”

凯“哎呦我的祖宗啊!你可小点声吧,不想被内白刺儿刺猬扎死就赶紧走吧。”

安“奥。。那,白刺刺猬是谁啊?”

凯“。。。”『真没治,白瞎!以后偷看绝对不带他们了!!!』

……………

“额。。格瑞,这个是不是叫。。出柜?”

“。。”

——————————————————————

好了^0^~就这些~
第一次写文啊,有点激动哈哈
希望大家会喜欢吧!

然后里面突然出现的助攻taotao君是怎么进到金的口袋里的呢?凯佬表示别问我,我什么都不知道。╮( •́ω•̀ )╭

是自设——
女孩子叫阿法贝
男孩子叫北塔
( ͡° ͜ʖ ͡°)✧

还是之前画的,一并发上来
p1是画给雷总的生贺
p2,3是凯柠古代人设的胶带画
p4是更久以前画的小柠檬生贺草图给扌鲁了个指绘

『当凹凸参赛者进入第五世界』

喂!长脸怪,你的玫瑰花一点都不好吃!₍₍ (̨̡ ‾᷄ᗣ‾᷅ )̧̢ ₎₎呸呸呸——

少女心满满的人妻杰~















老福特到底都禁什么啊。。莫名其妙被禁屏了我好方的(-ι_- )

格瑞兄弟糖果公司( ͡° ͜ʖ ͡°)✧

有点晚了,抱歉呀
小柠檬生日快乐~❤